"里约+20"可持续发展会议面临的挑战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将于6月20至22日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行,也被称为"Rio+20会议",因为这是纪念1992年重要的联合国"地球峰会"20周年。将有80多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出席会议。会议的讨论将集中在两个主要的问题上:一是在可持续发展的思路内一种"绿色的经济"和消除贫困;二是可持续发展的机构框架。在举行官方会议举行的同时,还将举行"人民的峰会",由世界上的社会运动和生态主义者参加。

  环境的问题和气候变化的挑战继续是国际议程中最紧迫的问题。但是这一现实在西班牙和欧洲正在被掩盖,因为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很严重。

  由于"坚决地紧缩"的政策的明显失败,欧元区正经历它最困难的时期之一。一些国家的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上升,财政急剧紧张。特别是西班牙正经历它从2008年以来最令人担心的时期;当莱曼兄弟银行破产时,情况更加糟糕。西班牙的经济应当交由布鲁塞尔的视察员审计。进入投资领域,风险急速上升,被不光彩的班基亚银行破产的拖累,再次引起对西班牙银行系统支付能力的所有疑问。

  面对西班牙银行的失败和人们对金融系统信誉的疑问,人们不得不求助于一批"独立的"外国公司去分析西班牙银行隐蔽的拖欠问题。在公民中间,西班牙将迟早在近期需要欧洲拯救基金的支持的思想在扩散,如同在爱尔兰、希腊和葡萄牙所发生的那样。62%的西班牙人认同这一想法。

  悲观主义在扩散。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尔·克鲁格曼火上浇油,他上个月提醒说,在6月份希腊"很可能"放弃欧元……雅典脱离欧洲统一的货币在近期的结果将是资本逃到邻国,银行的存款将被大批提走。这种现象将不可避免地传染给葡萄牙和爱尔兰,没有疑问也将传染给西班牙和意大利。克鲁格曼确实预测说,他不排除以后一种银行的"围捕鱼场"到达西班牙和意大利……

  我们担心的正是这种情况。因此,欧洲的公民继续非常关注欧洲的选举议程:6月10日和17日法国的议会选举, 6月17日同一天希腊新的选举。6月28日和29日将举行布鲁塞尔首脑会议,将最后决定欧盟是否继续走德国紧缩的道路直至死亡,或是采取法国增长和恢复的道路。这是至关重要的进退两难处境。

  尽管有它的戏剧性,但是我们不应当忘记在全球范围内还有其他的至关重要的并非更少决定性的两难处境。其中主要的是气候的灾难问题,这也将是6月份在里约热内卢会议上要讨论的问题。我们记得2010年气候变化是是由90%的自然灾害造成的,这些灾害造成30万人死亡,估计经济损失达到1000多亿欧元……

  另外一个矛盾:在欧洲公民合理地要求更多的增长以便 摆脱危机;但是在里约热内卢,生态主义者将警告增长如果不是可持续的,总是意味着对环境更严重的破坏,对耗尽地球上有限的资源是更大的危险……

  世界的领导人与数千名政府、私人企业、非政府组织、社会运动和其他的民间社会团体的代表将聚会里约热内卢,目标正是确定一项全球的议程,以便保障环境的可持续性,以及减少贫困和推动社会的平等。辩论的中心议题将是新自由主义的发言人所维护的"绿色经济"的概念,以及由社会运动推动的"团结经济"的概念,社会运动认为不克服现在建立在私人财富积累的基础上的"掠夺性发展"的模式,将不会有环境的保护。

  富国带着这项"绿色经济"的建议参加里约热内卢的会议。一种概念——很多时候限制谋划的圈套——总是纯粹的和强硬的经济的一种简单的绿色伪装。总之,是一种投机的资本主义的"返青"。这些国家希望里约热内卢的会议授予它们联合国的指挥权,以便在世界范围内开始确定一系列测量的指数,从而在经济上评估自然不同的作用,以这种方式为世界环境服务的市场奠定基础。

  这种"绿色经济"所希望的不仅是使大自然的物质部分商品化,而且使大自然的作用和进程也商品化。换句话说,正如玻利维亚的社会活动家巴勃罗·索隆所说的,"绿色经济"不仅追求森林的木材商品化,而且将这些同样的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也商品化。

  这种"绿色经济"的中心目标是为私人投资建立一个水、环境、大洋和生物多样性的市场。确定环境的每个元素的价格,目的是保障私人投资者的利润。同样,"绿色经济"不是创造现实的产品,而是组织一个新的债券和金融工具的非物质的市场,通过银行进行交易。同一个银行系统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有罪过的,它吸收了政府的数十亿欧元,随意地支配"自然母亲",以便继续投机,赚取新的巨额利润。

  面对这些立场,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举行的同时,民间社会在里约热内卢将组织"人民的峰会"。在这个论坛上将推出保卫"人类共同财产"的选择。由大自然或人类的团体生产的这些财产,不论是地方的,国家的或全球的范围,它们都应当是集体的财产。它们中有空气、大气层、水、水源—河流、大洋和湖泊--,社区的或先辈的土地、种子、生物多样性、自然的森林、语言、景观、记忆、知识、因特网、获利自由的许可而分配的产品、遗传、信息等等。淡水开始被看作优质的共同财产,在一些国家反对将水资源私有化的斗争已经取得明显的成效。

  "人民的峰会"主张的另一个思想是在人类中心说的文明和"生物中心和文明"之间的逐步过渡,集中在生活中,这意味着承认大自然的权利,重新确定良好的和繁荣的生活,这样不再依靠无限的经济增长。"人民的峰会"还将保卫粮食主权。每个社区应当能够控制它生产和消费的粮食,接近消费者和生产者,保护农民的农业,禁止用粮食进行金融投机。

  总之,"人民的峰会"要求有一个"负责任的消费"的计划,包括一种新的关心和共享的伦理;关注反对人为造成产品的过时;倾向于在劳动而非资本的基础上由社会的团结的经济生产财富;拒绝消费以奴隶劳动为代价生产的产品。

  这样,里约热内卢可持续发展会议将为社会运动在国际范围内重申它争取环境的正义和反对投机发展的模式的斗争的提供机会。社会运动拒绝资本主义"返青"的企图。这些运动认为,"绿色经济"不是危机—环境的和粮食的危机--的解决办法。相反,那是一种"虚假的解决",将使生活商品化的问题更加严重。总之,它是资本主义制度一种新的伪装。公民们正越来越厌倦伪装,厌倦资本主义制度。(作者伊格纳西奥·拉莫内为法国《外交世界》杂志社社长,其作品《卡斯特罗访谈传记 我的一生》,已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翻译出版)

  (《环球视野》第467期,摘译自2012年6月2日西班牙《起义报》)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