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PX的工人还好么?
        上海石化以化工起家的,厂区拥有大小装置80多套,就生产线来说,是中国最全的企业之一。

        但他们的副总工程师郭晓军现在却有些担心,这种担心,既有对行业发展的困惑,又有公众对化工误解的忧虑。“当美国在金融危机中讨论如何‘再工业化’时,我们讨论的却是‘去工业化’,中国的工业化其实才刚刚起步”。

        上海石化就有PX装置,“有时会觉得一些论断很值得商榷,把PX说的那么毒,那我们这些长年累月在PX装置里工作的人怎么活?”郭晓军半开玩笑的说。

        实际上,化工厂的工人最知道什么最毒。我问郭晓军:“新来的年轻人会不会因为社会上对PX的炒作而不敢去PX车间上班?”

        “他们看看里面的老职工就知道了。通俗点说,如果说PX有毒,那它的毒性其实和汽油差不多”。韩国、新加坡等都在新上PX装置,再出口到中国。现在,中国的PX近一半需要进口。

        PX其实是一种基础化学品,用途广泛,比较常见的一是用于调和高品质汽油,提高辛烷值,让车跑的更有劲,二是用于生产聚酯切片和涤纶,做成各类服装。

        我们需要高品质的汽油,我们也需要更便宜的时装,PX的水很深,故事很多。但现在,中国的PX还是比较短缺,近几年几乎没有新装置上马。作为基础原料的PX供应如果出现问题,到时买单的不止是中国的化工业,还有所有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