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页岩气发展情况


独联体国家:着手引资共同开发

        俄罗斯——俄罗斯页岩油资源潜力全球排名第一,技术可采资源量约750亿桶;页岩气资源量排名第九,技术可采资源量约285万亿立方英尺。但俄罗斯当前更注重优化常规油气资源,对非常规油气资源无暇顾及。埃克森美孚已同意与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在页岩油气勘探领域展开合作和技术研发。2012年,埃克森美孚表示,将在西西伯利亚的Bazhenov组钻探致密油井,该地层的地质情况与美国巴肯页岩区相似。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与俄罗斯国家石油合作,在俄罗斯东南部Samara地区启动了页岩油项目,交易涉及12个区块,主要目的层为Domanik地层。俄罗斯石油持51%的权益,挪威国油持49%的权益,并投资6000万美元。挪威国油近期还表示,有意于2014年勘探西西伯利亚的页岩油气资源。

        乌克兰——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乌克兰可采页岩气资源约128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11亿桶,主要位于西部Olesska气田和东部Dniepr-Donets盆地的Yuzivska油田。

        乌克兰与波兰一样,也想降低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其页岩领域近年来吸引了大量外资,但其页岩油气资源的商业潜力不明朗。近期,乌克兰与壳牌就Yuzivska气田签订了50年的产量分成协议,壳牌可能投入100亿~500亿美元。协议规定,外国公司与政府按70%的投资回报和16.5%的政府收益分成。乌克兰政府表示,该气田将于2018年生产70亿~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壳牌也计划,2014年钻15口井。

        此外,乌克兰还计划与雪佛龙签订Olesska气田的页岩气开发协议,如通过,雪佛龙将投入3.5亿美元对其进行储量评估。

非洲:心虽有余力尚不足

        北非——阿尔及利亚的页岩气储量居世界第三位(技术可采储量为707万亿立方英尺),利比亚页岩油储量位列全球第五位(260亿桶),页岩气有122万亿立方英尺。摩洛哥和突尼斯也有意开发页岩油气资源,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阿尔及利亚的页岩气资源主要位于Mouydir、Ahnet、Berkine-Ghadames、Timimoun、Reggane和Tindouf盆地。壳牌、埃克森美孚和埃尼公司已与阿尔及利亚政府就开发页岩油气资源一事进行多轮磋商,但目前还没有进展。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也曾表示,计划钻探新井。受政局动荡影响,利比亚常规油气开发都难以为继,更遑论开发页岩资源。政府称,计划2014年中期对页岩气资源开展评估。

        南非——南非页岩气储量位列全球第八位(390万亿立方英尺),主要位于该国中部和东南部的Karoo盆地 。南非缺气,发电主要依靠煤炭资源,因此政府开发页岩气意愿强烈,但前提是环境问题。由于公众反对声浪不小,导致开发进程受阻。2013年,该国政府允许勘探,并向公众保证,加大环境监管力度,但水资源保护等环境问题仍将困扰南非的页岩气开发。2012年,壳牌曾宣称,有意投入两亿美元勘探南非的页岩气。

拉美: 投资环境尚不明朗

        拉美的页岩气资源主要位于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页岩油则主要在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其页岩油气领域投资有限,主要原因是投资环境不明朗,政治风险大。

        巴西——巴西是拉美第三大页岩气资源国,仅次于阿根廷和墨西哥,技术可采资源量达245万亿立方英尺,主要分布于Parana、Solimoes和Amazonas盆地,而这些盆地本就是油气产区,基础设施较完善。Parana盆地横跨巴拉圭、乌拉圭、阿根廷和巴西等国,巴西境内的该盆地钻井成本很高,地震勘测困难。与墨西哥一样,巴西的资金大部分用于海上盐下层油气资源开发,因此,成本高昂、利润前景不明的非常规油气资源,特别是页岩气未受到足够的重视。截至目前,巴西在页岩气开发上还没有起步。

        阿根廷——阿根廷拥有全球第二大页岩气资源,技术可采资源量达802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储量位列全球第四,技术可采资源量达270亿桶。尽管阿根廷政府获得了雷普索尔在YPF公司所持的51%股份,但该国丰富的页岩油气资源仍然吸引了大量投资。YPF公司再次国有化后的第一份协议是与雪佛龙联合开发内乌肯省面积达9.6万英亩的Vaca Muerta页岩区。雪佛龙首笔投资达12.4亿美元,如果勘探结果良好,总投资可能达到150亿美元。随后,YPF公司又与陶氏化学签订了开发Vaca Muerta页岩区的协议,陶氏化学每年将向阿根廷投资1.2亿美元,YPF公司每年投资6800万美元。据悉,中海油也将通过与其他公司组建的合资公司与YPF公司达成开发Vaca Muerta页岩区的协议。阿帕奇石油公司、EOG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道达尔等在阿根廷经营了数年,但却进展缓慢。除投资缺乏外,回报低、政府官僚作风严重和政策不确定性也是主因。现在,一切有了转机。政府上调气价,调低消费补贴,使投资回报率有所上升。

        墨西哥——美国境内的鹰福特页岩区从得克萨斯州延伸到墨西哥境内的Brugos盆地,并成为页岩油气钻探的热点区域,经营者多为因美国市场饱和,纷纷向外突围的美国公司。鹰福特页岩区横亘Burgos盆地西部,层厚介于100~300米,有机碳含量为5%左右。据估算,其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约345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约63亿桶。墨西哥总统涅托有意改革,打算对外资放开油气领域,但具体实施时间很难确定。就目前情形看,墨西哥政府和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仍然更看重利润高的常规油气资源开发。页岩油开发的成本远高于常规油气资源。将页岩气运至国内和国外市场,需建基础设施和液化天然气(LNG)处理厂,而利用已有管网将页岩气运到美国市场,回报也不理想,因为美国气价已持续数年低迷。

欧洲:开发热情程度不一

        欧洲页岩油气资源相当丰富,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达470万亿立方英尺,但迄今为止尚未实现商业开采。欧洲页岩地质情况比北美复杂,但开发不成功的原因主要在于勘探和投资不足。波兰是目前欧洲开发页岩气最积极的国家,但勘探结果并不理想;英国和乌克兰也大力推进页岩气资源开发,主要措施是向钻井公司提供有吸引力的条件。欧洲开发页岩气的最大障碍是民众出于环境担心的抵触,欧洲委员会正筹划立法,加强页岩气开发的环境监管。

        波兰——波兰拥有欧洲最大规模的可采天然气资源量,为148万亿立方英尺,分布于4个盆地。近年来,除美国外,开发页岩气最积极的国家就是波兰,其吸引了多家大型油气公司的投资,如雪佛龙、康菲石油和埃尼公司等。尽管有政府支持,公众也不太反对,但勘探失败还是使得埃克森美孚、马拉松石油公司和塔里斯曼能源公司萌生去意,迄今为止所钻的50口井都未找到商业页岩气储量。其他问题还包括地质情况复杂和政府的官僚作风,一些公司还认为,该国计划立法提高投资条件的措施力度不大。波兰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发电则过度依赖煤炭资源。康菲石油占70%权益的Lane能源公司在波兰所钻的LE-2H水平井试获了8000立方米/日的产量,虽没达到商业规模,但却是欧洲迄今为止最高的页岩气产量。

        英国——英国政府开采页岩气态度很积极,并制定了颇具吸引力的条款,如果能找到商业规模的页岩气,其有望成为欧洲主要的页岩气资源国之一。英国常规油气工业的健康稳定发展令投资者安心,但公众因环境忧虑而反对钻探的呼声也不弱,并已影响部分工程的进度。美国能源信息署估算,英国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是26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为7亿桶。英国的页岩气钻井目前主要集中在Bowland页岩区,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中部的石炭系地层和英格兰南部的侏罗系地层也被视为远景区。这些地层的地质情况比美国复杂,钻井成本可能会高很多。但外资对英国页岩气的兴趣并未减少,2013年10月,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获Dart能源公司所持Bowland页岩区13个许可证25%的权益,并向Dart能源公司支付了1200万美元,如能找到商业发现,且政府兑现激励承诺,其他大型油气公司可能也会闻风进入英国市场。

        其他国家——由于公众反对,其他一些有页岩油气资源潜力的国家纷纷出台了禁止水力压裂的法律。

        法国是仅次于波兰的欧洲页岩气资源量第二大国家,但2011年其已明令禁止水力压裂,道达尔和其他公司所持的勘探许可证随即终止。德国、荷兰和保加利亚也禁止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罗马尼亚热衷于开采页岩气,并向雪佛龙颁发过勘探许可证,但也遭到公众反对,其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约51万亿立方英尺。

中东:颇有兴趣制约较多

        多数中东国家只注重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有意投资页岩油气资源,如约旦。该国常规油气资源缺乏,有意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以减少能源进口。沙特也想开发页岩气改善发电用油的现状。阿曼是中东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较早的国家,已开始生产致密砂岩气,对开发页岩气也有较大兴趣。

        沙特——沙特曾表示,要成为除美国外的第一个使用页岩气发电的国家。政府称,其页岩气储量为600万亿立方英尺,比已证实常规天然气储量高一倍。但该国目前只钻了几口测试井,另外,沙特缺水和国内的气价补贴政策都可能成为未来几年阻碍页岩气开发的绊脚石。

        约旦——约旦最具潜力的地层是东部Hamad和Wadi Sirhan盆地的Batra页岩区,其也延伸进了沙特和伊拉克境内。

亚太:积极进取进展有限

        亚太地区的页岩油气资源主要位于中国和澳大利亚。中国资源潜力很大,但短期来看,对有经验的页岩钻探公司的吸引力却不及澳大利亚。印尼、巴基斯坦和其他亚太国家,虽然也积极招募资金,勘探页岩资源,但迄今为止无甚进展。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最有可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主要页岩油气开发区。其不仅资源丰富,基础设施相对完善,而且以煤层气为基础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也发展迅速,为页岩油气的开发奠定了良好基础。但近期由于油气领域成本上涨,再加上资金向大型常规油气项目流动加剧,可能给页岩油气开发造成不利影响。澳大利亚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达437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为175亿桶。页岩油气勘探处在起步阶段,主要集中在天然气产地Cooper盆地。目前,澳大利亚页岩领域已获得大笔投资。雪佛龙以3.49亿美元买入Cooper盆地两个页岩远景区,桑托斯公司已开始在该盆地的钻探工作,其他在澳大利亚投资的公司还有康菲石油、道达尔、三菱集团、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等。

        印尼——印尼正积极寻求外资进入其页岩领域。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该国技术可采天然气资源量为46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为79亿桶。

        印尼政府评估,苏门答腊、加里曼丹、巴布亚岛和爪哇岛的页岩气资源量为575万亿立方英尺。2013年5月,印尼国家石油公司获得北苏门答腊Sumbagut区块的页岩气勘探许可证。该公司计划,投入80亿美元开发页岩气,以弥补常规油气产量下降的缺口。由于印尼常规油气投资面临复杂的环境管理程序、有限的激励措施和糟糕的基础设施等弊端,可能会阻碍外资进入其页岩领域。
印度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为96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为38亿桶;巴基斯坦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为105万亿立方英尺,页岩油为91亿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