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过兵的“歪脸”三爷爷

       作者 王爱华 胜利滨南

       三爷爷,因其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在兄弟排辈中是老三,因此,我们晚辈都习惯的叫他三爷爷。

       说起三爷爷,从我刚记事的时候,他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样子很特别,甚至特别的有些吓人。三爷爷很是魁梧,英俊潇洒,他有1米8高的个头,但他的脸却是歪的,一个脸大,一个脸小,不对称的脸型,右脸的大牙处还有一块很大的伤疤,庄里调皮的孩子们给三爷爷起了个绰号“歪脸爷爷”。

       每次听到孩子们这样喊自己,三爷爷并没有在意,很多时候,他歪着脸高兴的说:“成了歪脸爷爷总比丢了命好,枪子不认人,一棵大牙被枪子打掉了,如果当时打着头,你们就见不到我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歪歪的脸,做出得意的样子,这大概是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吧。

       三爷爷1920年出生,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向中国发起了全面进攻,日本的“三光”政策,到处枪杀掠夺,民不聊生,人们过着鸡犬不宁的生活,日本的这一暴行激起了全民族的愤慨,全民同抗日的坚强决心在中国崛起,在国难危机关头,三爷爷刚刚17岁,他和村庄里几个热血青年,趁黑夜家人熟睡之际离开了亲人,立志到前线消灭日本鬼子,其实三爷爷说的前线就是南京。

       当年交通很不方便,三爷爷他们先是步行去了距离村庄20多里路的县城,然后雇了辆人力拉车,只要人们听说是去打鬼子,路上吃饭,雇车是不花钱的,就这样,三爷爷一行边走边雇车,一路要着吃的喝的,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南京,和大部队会合。

       三爷爷痛恨日本鬼子,大有出生牛犊不怕虎的胆量,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的时候,三爷爷担任一个班的班长,虽然武器装备和日军悬殊很大,但他靠机智灵活,抓住时机和日本鬼子周旋,最成功的一次趁日军失去警惕,他用轻机枪打死日军10多人,这样,导致恼羞成怒的日军瞄准了他的头,但幸运的是子弹没有击中要害,一颗子弹只是打掉了三爷爷的一颗大牙。

       战争年代,亲人们并不知道三爷爷到底是去了什么部队,只知道他去了南京,因为当年只要当兵一走,几乎和家里失去一切联系,由于没有任何通讯设备,家里人只好在家等,等着胜利的好消息,等待着祖国胜利,消灭日寇之时,远离故土的亲人早日回家团聚。

       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全国抗日胜利后,三爷爷没有留在部队,而是选择回到了故乡,那个年代没有安置这回事,由于他是功臣,三爷爷就被大伙推荐当上了我们村的大队书记。

       70年代,他带领着我们村改良田地,耕种庄稼,虽然那个年代很是贫穷,吃的是窝窝头,住的是土坯屋,但大家还算是满足,在他的带领下,乡亲们基本上也过上了不挨饿的日子。

       三爷爷不但很能干,而且很健谈,每次给孩子们讲他那些抗日故事,他也总是少不了那几句话:“你们看看我的脑袋,知道我这颗牙是怎么掉的吗?是被日本鬼子打的,查点掉了命……”

       就这样,记得童年我在故土的时候,每当忙完了农活,三爷爷很是习惯的把院里的几个孩子叫到跟前,我们坐在马扎上,再调皮的孩子也会立即安静下来,看着他歪着的脸,表情很是严肃,听他给我们讲那些抗日故事。我当时并不懂,也只是觉得好听好玩,有时候也会不停的问:“三爷爷,你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害怕吗?一次能打死几个?……”对于我提出的诸多打鬼子的事,每次讲到动情处,三爷爷总是撩起衣袖,擦擦眼睛,声音也总是嘶哑的,泪花在不轻易间滚落下来,他说:“日本鬼子太坏了,我的很多战友都牺牲了……”

       童年,我是听着三爷爷讲那些抗日故事长大的,直到30多年前离开故土来到了小城。

       我的父亲对三爷爷很是敬佩,父亲说你三爷爷是功臣,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每次回到故乡,都会去看望他老人家。三爷爷喜欢喝茶,父亲总是给老人买最好的茶,很多时候,他们也会在一起品茶,也总有讲不完的抗日故事。

       80年代末,三爷爷去世了,前后几个村甚至上千人来为他送行,人们自发的怀念他,大伙都说:“三爷爷了不起,当年抗击日本侵略者,子弹射去了他的一颗大牙,险些失去了生命,胜利后才荣回故里,成了一等残废,他是村里老老少少最值得敬仰的人。

       建军节了,我越发的想起了三爷爷,一位永远值得怀念的老人………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2017-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