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黄土地唱赞歌

       作者 单修霞 江汉油田

       每个季节里的探家记忆从来没有吻合过。城市永远在建、在修、在改造,离开得稍久一点便能发现又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像是分别许久后的再见,看哪里都是即陌生又熟悉,如果时间再久远一点,估计返家时真会连家门也摸不着。

       而黄土地总是一成不变,质朴无比。一码色的土山、土路、土疙瘩,即使外面的视线看过来也只是一时的新奇,看看就走,鲜少流连,更不会忘返。然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和工作的我最爱的却正是它的“土”,认为土得纯粹,土得无比真实。

       脚下的黄土地真实还原了生活的本色,让一切自然存在,仿佛生就如此,不因看或不看、爱或不爱、舍弃还是逗留、繁华还是贫瘠而有任何改变。就此而言,哪怕我的世界和眼界里全是黄土坡;哪怕坡上只有低矮的植被、零星的窑洞;哪怕最近的人群聚居地离我有二十多公里;哪怕山多川少、沟壑纵横,一眼能看到的地方也要在蜿蜒的山道间来回绕行几个小时才能到达;哪怕所有的一切不是我原本期待、都需要我去重新适应,我也想单为黄土地的“土”唱赞歌。

       伫立黄土高坡,俯仰看天看地。眼界除了绵亘千里蜿蜒起伏的山包,九曲十八弯般曲折狭窄的山道,视线几无阻隔,无比开阔,真的是地广人稀景美。天空那么亮、那么蓝;云层铺展,云朵那么大、那么白;山道蜿蜒崎岖,林间那么美、那么静。夜深之后,星光如沸,万籁俱寂,心脏律动、血管涌流全都明晰可感。就像黄土坡道上长年一队队簇拥而行的羊群,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空落寂寥的黄土地上固执地奉献它们的哒哒的蹄声……看着、听着,远比城市街道车水马龙的喧嚣拥堵来得亲切,叫人心安。

       黄土地营造了鸿蒙混沌的生存状态,天地万物都静静地、缓慢地呈现在眼前、进入到眼底,还要迎面打声招呼才肯离去。曾经在繁华都市熟若无睹的一切在这片土地上被静的时间、寂寥的日子披上了华美的外衣,在渴望的心里和期盼的眼里同时放出光彩。花、草、树,雨、雪、风,野兔、山鸡、翠鸟……只要立于黄土大地,任谁都无法忽视自然界里万事万物的点滴存在。因而,黄土地上绽放的任何一朵小花都能成就点缀一座大山的伟业,也就不值得惊讶和奇怪的了。

       都说人只有在宁静的状态才能欣赏生活之美,在独处和自处的时候,自由的精神会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已。我在哪里也没找着我的心,却在黄土地的尘埃里发现了它的踪影。它安然自得,无欲无求地混迹于泥土之中,非得耐着性子抚去沾染的污垢才能辩别它的本真面目,跳动如初,鲜活真实,让人心安。是的。是的。只有心安静下来才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将会成为什么;也只有在静寂之中,时间才会带着哲学家的智慧和禅道的意旨驾临寒舍,慰籍内心的酸楚和悲凉,教会人在百无聊赖中发掘自我的潜能,完善自我的人格,觅得迷失的本真。

       当下社会,信息爆炸,物欲横流,人心浮躁,很难淡定于心,从容于行,做到心安更属不易。热辣辣的物质世界无孔不入不管不顾高举长鞭抽着人往前跑,去追赶、去获得,促使身居闹市之中的人疲于奔命,大脑里想的更多的是索取、享乐、攀比,完全达不到也享受不到安而生慧、默默者存这样极其可贵的平和心境。可以肯定,大多数人的内心骚动不安,总是渴望“别处”,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一心想着摆脱当下,成就梦想,哪有余暇顾及心在胸膛如何跳动,立于密林间自由呼吸是多么甜美。

       看见生活和过日子完全不同。看时可以加诸想象、期盼、渴望,真正去过可能就要学会屈就、适应、煎熬。尤其是无处可去、无地可逃、无亲可依,更觉日子被无尽地拉长,或感度日如年,或感时日艰辛,或感日月如梭,时光飞逝,流年不返;难得有无嗟无叹、年华丰美、了无遗憾之幸——这是得多会经营时间的人才能达到的境界?虽可遇而不可求,但心向往之。

       身处黄土地,无论是晨曦的万道霞光,还是黄昏的一缕斜阳,都会在某一时刻镶嵌上我的窗棂,分解成怦然心动的弧光。我只需静坐在窗下,让光照着我的脸,诚请它陪着我,便能进入到朦胧而遥远的梦里——那儿也有一片黄土地,满山花树,次第芳菲,我在丛中笑。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2017-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