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汉子

       作者 薛庆儒 山东石油

       人的肤色各有不同,黑脸汉子肤色并不黑,只是工作的缘故,经历了太多的风吹日晒,面部肤色被晒成了黝黑,然而也正是这份黝黑,让人在他的神情与肤色中,感受到了汉子的魅力。

       自己上学那会儿并不黑。这是黑脸汉子面对别人对自己黝黑面庞发出疑问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若要再深问下去,黑脸汉子才会慢悠悠地讲起自己的往事。时光也在他不急不躁的话语里,回溯到了三十多年前。

       那是改革开放之初,中学刚刚毕业的他,响应国家号召,投笔从戎,说到这里时,他会呵呵笑上两声,来上一句“我这可是自夸”了的自我调侃。从内地到边关,即使是对今天的人们来说,也很难想象,这其中到底有多大的变化。身份的变化倒在其次,生活环境的变化是主要的。黑脸汉子身体素质很好,他并不怕高强度的部队军事训练,只是日复一日的高强度训练,风吹日晒加上风里雨里的摸爬滚打,加上边关的高原强紫外线的照射,让原本脸色红润的他,成了今天的黑脸。

       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的肤色很难再回到那个曾经青涩的少年模样。伴着后来的转业复员,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来到了加油站,这一干,又是十几年。这也使他那张黝黑的脸彻底无望恢复“原貌”了。原本他有着多次进办公室的机会,然而习惯了风吹日晒的他,却不愿意离开这三尺加油岛,他对微笑着服务顾客有种近乎痴迷的执着。他说那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为顾客服务是天经地义的,是没有任何理由可讲的。再后来,伴着年龄的慢慢变老,县公司考虑到他身体的实际原因,加上他业务能手的现实情况,不再让他从事加油工作,改为了加油站设备故障维修工。看似工作轻松了,但却仍旧未能改变室外作业的状况,反倒是由于故障并不总是发生在同一座加油站,使得他更加的奔波了。对此他依旧呵呵笑着,自己习惯了在野外的风吹日晒与摸爬滚打,哪里还能适应的了坐在办公室里,尤其是一待就是一天。他说他喜欢这样的生活,喜欢行走在基层一线,为顾客服务,为一线员工服务,接地气。只是这样的工作与生活,让他的脸更加的黝黑了。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加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带上呀大学校徽,我对我的选择从不懊悔。闲暇时刻,黑脸汉子也会低声哼唱上几句。如果被人发现,在别人惊奇的目光里,他那黝黑的面庞底下,总会泛起股子红,他呵呵笑着,自己也曾年轻过。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2017-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