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不是甜甜圈

       作者 单修霞 江汉油田

       No pain,no gain。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成长自我的快乐只有行动才能触及,话说和梦想于它没有一丝增益,说的越多,越是空口白牙、夸夸其谈、苍白无力,想的多了更是空中楼阁水中月,想也是空想、妄想、白想。成长贵在一天天的坚持、一步步地走,哪怕没有结果,只是走也是对的、好的。一个人为目标付出多少时间,用过多少心血,把时间花在哪里,价值就体现在哪里,做了多少就值多少,最终时间会给出答案:你是谁,你有多重要。

       但是,我发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总是下的决心很大,付之行动的恒心很小,目标完美诱人地竖在那儿,也知道行则必成,可就是在加以实施时,顾左言他,忙东忙西,上窜下跳,任由吝啬的时间飘飘乎乎悄悄摸摸地溜得无影无踪。光爱做梦,懒于行动,是我和很多人的通病。大道理也比谁都懂,明知舒适正在摧毁自己,却没有想方设法去改变的心力、动力,最后只有失败和甘于失败;即便再不情不愿,也只能认了——谁让你舒服惯了,拖延惯了。

       很多时候我们忙着翻手机,看微信,发微博,跟八杆子打不着的网络朋友视个频聊个天,刷刷存在感,显得比国家总理还繁忙。待杂七杂八地忙活了一圈,觉察到该开始为目标做点什么时,却发现到时间该吃饭、该上班、该睡觉了,或是有别的事显得更为急迫和重要,需要马上去处理,于是,只得在心里慨叹一声:不是我不做,实在是抽不出时,明天……明天一定准时行动。可是到了明天,又会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无所事事地晃悠一圈,时间再次倏忽而逝。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数个明天过去了,无数个明天又来了,不会的还是不会,想实现的目标还只是无比清晰地高悬在愿望的版图上,人又陷入“哎哟,那个谁谁谁坚持三年成啥啥啥高手,那个谁谁谁好有毅力硬是学会了啥啥啥……”的无限感慨中,永远是无尽的羡慕他人,懊悔自己,永远心心念念的是“如果当初如此早就怎样怎样,要是当初我也那样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把个后悔药天天抱在手中,含在嘴里,除了后悔,剩不下一点其他的东西。

       学习是无止境的,人的进步是无止境的,成长自我,完善自我,提升自我的需求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黄永玉八九十岁还在学习新知识,接受新理念,活在社会进步的同一频道上;杨绛倾其大半生时间为着整理钱钟书的数百万字笔记的目标,百岁高龄仍笔耕不掇,绽放知性的光辉;叶嘉莹教授长年飘洋过海为国内师生解读诗词,九十岁高龄仍坚持站着讲授诗意的美好……我的一些忘年交朋友以前忙于事务性工作、忙于繁琐杂乱的家务活,退休闲暇后那些心底里曾一次次冒着尖芒的爱好的种子一个赶一个地破土发芽;学成的境界、学就的高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朝着目标努力去行动,籍此快乐增加了数倍,生活变得更加有趣而充实。

       活到老学到老。当时间不再用于深度学习,注意力被琐事瓜分,毁灭自己就已经发生,这一点本该早些提防、更正,却似乎总也抽不出时间。毁灭是在无尽的“下一次”、永远的“明天”中一点点发酵酝酿,最终爆发,压垮了心里一直擎着的那根总盼着成就自我、改变现实、憧憬美好将来的幸运草,致使人生进入无尽的黑暗。待到夜深人寂,回想起自己痛苦的不被公平对待的人生,心莫名疼痛,瞬间泪目,然而还没等到泪水流淌至脸颊,就被连天的哈欠咽进了肚腹,轻叹一声,便掀开被子躲进温暖舒适之中;合上眼的那刻,一个念头流星般划过:一切留待明天再说吧。

       酣睡中的人的梦是一样的美,无论财富的多寡,无论地位的贵贱,无论境遇的好与坏,无论知识的渊深与陋鄙,梦里的一切全都那么美,那么美。现实中得不到的一切,梦都想尽办法予以弥补,让人沉醉其中不愿苏醒。酣睡之时,睡梦之神与命运女神默契牵手,让人梦里甜蜜得能笑出声来——谁忍心打扰一个可怜人做梦的权力呢?可惜一切只能是梦里相见,睁眼即逝,见光就死。梦醒后,内心的痛苦日趋沉重,生活却依然如故。

       光有梦怎么能填饱饕餮的行动之兽,它有无穷的生机、无边的潜力、无尽的动力,心怀梦想的人如不做点什么,它是不肯认账的。谁真正在做,谁只是想做而未做,它一清二楚,唬弄不得,谁作弊谁遭殃。用不着谁来打分评判,生活、时间会跳将出来,或予以沉重打击、致命一击,或福泽加身、幸运附体;是吞下自作自受的苦果,还是尽享自我成就的甘美,全在于行动力,全在于立即去做。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梦想在前方等待,它不是只需付出极少的钱帛就能享用、谁人都能吃到、连乞讨者也不例外的甜甜圈,它是奋力跃起渴望触撞到的金苹果,是坚持就是幸福的信仰,是必须去做、永不放弃才能实现的神圣的美好。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2017-08-04